劉曉波98年曾被勸保外就醫 因預期再關年半要「挺過去」拒絕

FactWire傳真社取得一段劉曉波於2008年被捕前拍攝的完整訪問片段,劉曉波在片段中提到在八九民運之後十幾年,是「出了小監獄就進大監獄」,長期遭受監控甚至軟禁,並且透露1996年被扣押處以三年勞動教養的過程,關押前沒經過審訊,形容「前後十幾分鐘就被剝奪自由」。

政府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月因確診肝癌保外就醫,但留醫的醫院一直受到嚴密監控。FactWire傳真社取得一段劉曉波於2008年被捕前拍攝的完整訪問片段,劉曉波在片段中提到在八九民運之後十幾年,是「出了小監獄就進大監獄」,長期遭受監控甚至軟禁,並且透露1996年被扣押處以三年勞動教養的過程,關押前沒經過審訊,形容「前後十幾分鐘就被剝奪自由」。劉曉波又提到在1998年被判處勞動教養期間,曾被當局勸喻保外就醫,但劉曉波拒絕。

有關訪問片段由劉曉波和劉霞的好友James.H提供,片段拍攝於2008年12月6日,即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被刑事拘留前兩日,是劉曉波被捕前最後接受的一個訪問。訪問全長約1小時,其中25分鐘的訪問內容在2010年9月被上載至互聯網,內容提及劉曉波在1999年勞教獲釋後被監控的情況。 

 

在傳真社取得的完整訪問中,劉曉波提到,八九民運之後,人身自由長期受到限制,「基本在中國就這樣,出了小監獄就進大監獄,你沒有自己的隱私,你可能隨時被抓,隨時有警察到你家裡來。」他憶述,溫柔點的方式就是被請出去喝茶,指北京市公安局的幾個店他都去過,其中包括故宮東門旁邊的一個小院,以及香山公園植物園旁邊的四合院,不時被叫到那邊去,甚至被扣留幾天。

劉在訪問中又稱,1995年5月中,因為跟王丹等聯名發表《汲取血的教訓推進民主與法治進程——「六四」六周年呼籲書》,被帶到郊區軟禁,「弄到香山植物園旁邊那個大四合院裡,那完全就是失去人身自由,很多警察,兩個一邊的看你。」

 

 

劉曉波描述,那裡是一個大四合院,很多和他一樣的異見人士被關,「有非常多的『我』」,每間屋有兩張床,和看守的人住在一起,「慢慢時間長了,他們也不願那樣,他們就在那個旁邊一個屋住。」從1995年的5月中起,一直被關押了八個月,到1996年的春節才釋放,並直接送返大連,但持續被跟蹤。

同年10月8日,劉曉波從大連到北京幾天後的清早,一名認識的警察到他住處叩門,「那個人平常都穿便服,但是那天他們在我家門口穿了正式着裝,叫我到那個派出所談談,後來問了是甚麼事,就說肯定是有事的,我就跟他們去了,我媳婦兒(劉霞)還繼續睡覺,因為他們總來談。」

劉曉波以為談一會就可回來,但到派出所就覺得不對勁,旁邊很多人,又把他帶到一個會議室,「一進會議室,看有扛著攝像機的、有拍照片的,然後那一屋的人十幾個人,然後就叫我坐在一個大長條桌的對面。對面有三個人,他就把一個小紙拿出來,『北京市勞動教養委員會關於勞教三點決定』,後來就叫我簽字,我就沒有簽。」

劉曉波憶述,後來被戴上手扣送到半步橋派出所,被關約半個月,之後再送到大連勞動教養院,「從這個你就看出勞動教養這個制度,這個特別這種野蠻就在這兒,就前後十幾分鐘,你就被剝奪自由了,可以不經任何審判。從我家出了,你想想,到那個派出所,到他們宣佈那張紙就那麼幾個字,說我甚麼涉嫌擾亂社會治安,誹謗和攻擊社會主義制度,就這麼兩條,也沒有任何舉證甚麼的。」

劉曉波在訪問中亦透露,1998年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有人曾前來游說他保外就醫,當時那人先找劉霞叫她勸劉曉波,但劉霞說這事她不管,那人就直接去找當時仍被關押勞教所的劉曉波,「他們來找我談,我也跟他們實話實說,我就說你也真給我判當時跟王丹、魏京生那樣十年以上,我可能還會考慮,但98年的時候,我已經過一半了,我說,還剩一年半的時間,怎麼我也挺過去。」

劉曉波說,那前來游說的人,沒把保外就醫的目的地說明,但那年之前,魏京生、王丹及劉念春先後去了美國,都是克林頓那次來訪前保外就醫,他指,1998年江澤民承諾簽署聯合國兩個宣言,而那次亦是多年來開放力度最大的一次。

劉曉波在2008年12月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在家中帶走關押,在2009年12月25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劉曉波在2017年6月獲保外就醫到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接受治療。該醫院昨深夜發聲明指劉腹水明顯增多、肝功能惡化。


這則報道獲以下新聞媒體採用:

東方日報    香港01    蘋果日報     明報     HKFP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