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霞09年訪問片段曝光 指劉曉波「沒想到」因《零八憲章》被捕

FactWire傳真社取得多段劉霞從未曝光的影片,劉霞提及劉曉波「沒想到」因《零八憲章》被捕,又透露當局的拘捕過程不按法規進行,形容劉曉波被「監視居住」時猶如「老虎關進籠子」。

政府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上月因確診肝癌保外就醫,其妻子劉霞在劉曉波獲諾貝爾獎後遭當局長期軟禁、患上抑鬱症。FactWire傳真社取得多段劉霞從未曝光的影片,劉霞提及劉曉波「沒想到」因《零八憲章》被捕,又透露當局的拘捕過程不按法規進行,形容劉曉波被「監視居住」時猶如「老虎關進籠子」。

傳真社取得的影片包括一段劉霞被軟禁前拍攝的完整訪問,以及多段在軟禁期間,朋友到訪劉霞家樓下與其對話的片段,影片由劉曉波和劉霞的好友James.H提供。訪問拍攝於2009年2月,即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被拘留後三個月。全長約一小時的訪問中,劉霞透露劉曉波在2008年12月8日被捕過程細節,又指自劉曉波被捕後三個月,劉霞僅獲批准探訪劉曉波一次,並從中知悉他的情況。

訪問片段中,劉霞提到劉曉波「沒太聊零八憲章,他沒太當回事」、「沒有想到」會因起草《零八憲章》而被抓,但她卻有點不詳預感而精神緊張,與劉曉波談過,但被笑說是「神經病」。劉霞提到劉曉波在2008年12月8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拘捕的過程,指當天晚上約11點有公安敲門,「拿了一個東西,沒有任何罪名的,沒給我,讓曉波在上面簽字。曉波不簽,跟他們還吵,曉波說因為你這沒有寫任何涉嫌甚麼罪名」。

 

劉霞強調,該份刑事拘留的文件上「沒寫任何東西」,而且也沒有按照法律規定提供一份予家屬。劉霞在訪問中指,劉曉波已被拘捕「監視居住」近三個月,但她沒有按法律條文收到當局的通知書,而且「法律條文規定,監視居住應在這個人的家裡頭,家屬可以共同一起居住,然後律師不經過任何手續可以會見當事人,結果現在這些都沒有」。

劉霞指自劉曉波被捕後,二人只獲准在2009年1月1日相見一次,「曉波在裡面也提,我也提。然後他們當時也許是為了平息一點兒外面的輿論,就讓見一下,散出點兒消息」,但後來再提見面,公安分局就指「上面沒安排」。

劉霞指關押劉曉波的小屋不大,設一個衛生間,每天有人去開窗通風。她形容1月1日見到劉曉波時,「那小臉可灰暗了,一天到晚見不著太陽,關小屋,又不許出去」。她又指劉曉波「瘦了」,一開始晚上睡不了覺,到早晨就被提審,「那會兒是天天提審,也不讓看書,也沒電視,也不准出房間。他就每天在屋裡狂走三個小時⋯⋯就像老虎關進籠子似,轉」。

至於另外幾段影片分別在2012年12月22日、12月25日、12月28日和2013年2月24日拍攝。劉霞自2010年10月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後被軟禁在家,影片顯示朋友多次到訪其位於北京玉淵潭南路小區的住所。

在其中三段影片中,劉霞友人都在劉霞的寓所樓下與她隔空對話,每次歷時三至五分鐘左右。在12月22日的片段中,劉霞在窗邊向友人揮手,友人要求她到樓下開門時,她指「你們能進才怪⋯⋯他們始終在這裡」,又表示見到朋友「很高興⋯⋯我就非常滿足了」。在12月25日的影片中,友人希望劉霞轉告劉曉波,國內有公開信及有134位諾貝爾獎得主呼籲釋放劉曉波,劉霞表示「他甚麼都不知道」、「跟他(見面)甚麼的都不能說,他們監控著他」,連朋友的問候也不可以傳達。

在2013年2月24日元宵節當晚,劉霞與友人對話時情緒激動,片段清楚傳出她的哭泣聲。她向友人表示「被騷擾」、「我們全家都要倒楣到不能想像」,又多次強調朋友不能想像她的處境,即使外面很多人關注都是「沒有用,甚麼關注都沒有用」。

 

至於12月28日的片段在2012年底曾在互聯網公開,徐友漁、胡佳等人衝破保安進入劉霞寓所,見面歷時三分鐘,其間劉霞情緒激動,又細聲在徐友漁耳邊說話,從片段無法得悉對話內容。

劉霞自2010年10月起一直被當局軟禁在家,失去與外界聯繫的自由。其弟弟劉暉在2013年1月被捕、在同年6月被控欺詐遭判決監禁11年,當時到法庭旁聽的劉霞形容判決是「政治迫害」,其後傳出劉霞患上嚴重抑鬱症。劉曉波近月因確診肝癌獲保外就醫後,流亡德國的異見作家廖亦武和美國明鏡新聞集團創辦人何頻分別公開兩封由劉霞署名的親筆信,內容提到「我的身體和精神都到了極限,抑鬱病情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緩解」、「我渴望逃離⋯⋯沒想到曉波同意跟我和劉暉一起離開」。

 

這則報道獲以下新聞媒體採用:

東方日報    明報   香港01   蘋果日報   香港電台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