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戶加設鐵欄 劉曉波臨終前一直在羈押病房就醫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7月13日因肝癌於瀋陽病逝,終年61歲。FactWire傳真社在當地連日調查,鎖定劉曉波病房的位置,發現他就醫期間,病房窗戶被加裝了鐵欄,變成臨時羈押病房。

政府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7月13日因肝癌於瀋陽病逝,終年61歲。FactWire傳真社在當地連日調查,鎖定劉曉波病房的位置,發現他就醫期間,病房窗戶被加裝了鐵欄,變成臨時羈押病房。另外劉曉波病逝當日清晨,傳真社拍攝到其病房有兩名家人陪伴在側,包括相信是劉曉波妻子劉霞站在床邊。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於6月26日公布,劉曉波因確診肝癌而獲批保外就醫,於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下稱瀋陽醫院)接受治療,院方一直沒有公布劉曉波病房的確實位置。同時大量穿著制服的保安及便衣警察長期駐守醫院及附近範圍,截查前往採訪的記者,其中1號大樓23樓腫瘤內科的保安特別森嚴,長期有保安及醫護人員把守正門。
 

根據23樓平面圖,腫瘤內科全層共設有34間病房,其中南區、北區各有9間病房。記者6月28日到現場視察,發現南區的走廊中間,豎起醫院專用的藍色屏風,阻隔通往至少4間病房的去路,並長期由神色凝重的保安及便衣人員在旁把守,阻止外人進入。參考其他專科樓層的設計,被隔離的病房位置在其他樓層為雙人病房或獨立病房,每間病房設有面向南方的窗戶。

傳真社7月12日下午開始遠距離拍攝和觀察23樓病房的情況,從拍攝到的相片及影片發現,23樓南區最左側兩間病房的窗戶,整扇窗設有鐵欄封著,與其他病房的設計明顯不同,兩間病房的窗簾亦長時間被拉上,外界難以觀察房內情況。

 

當晚9時,1號大樓大部分樓層病房的燈光已經關閉,只有23樓6間病房仍然燈火通明,左側第一間病房的燈光約在凌晨關上,其他病房直至近凌晨二時才陸續關燈。至翌日(7月13日)清晨4時多開始天亮,左側第一間房的房燈突然亮起,一名穿白衣的醫護人員出現在房間的左面,彎下身一會便離開,然後房燈再次關上,整個亮燈過程維持約十秒。其間隱約見到有兩名背向窗戶的身影靠在病床邊,一人似是坐下,另一人則站著,站著的人穿黑色衣服、身型瘦削,相信是劉霞的身影。

7月13日清晨4時許,23樓左側第一間房的房燈突然亮起,一名穿白衣的醫護人員出現在房間的左面,彎下身一會便離開,然後房燈再次關上,整個過程亮燈只維持約十秒。其間隱約見到有兩名背向窗的身邊靠在病床邊,一人似是坐下,另一人則站著,站著的人穿黑色衣服相信是劉霞的身影。(傳真社相片)

根據7月10日在網上流出海外專家為劉曉波會診的影片、瀋陽市司法局於7月14日發布的劉曉波治療過程影片,以及瀋陽市政府於7月15日發布的劉曉波遺體火化前告別儀式的相片,劉霞均是穿著全身黑色服裝。

拍攝位置於13日早上被保安人員發現,傳真社因而未能繼續觀察病房情況。至當日下午兩時,記者再到23樓了解情況,當時腫瘤內科大門外至少有15名保安人員在場戒備,氣氛緊張,連一般病人家屬亦難以進入病房。當日下午近6時,有消息傳出劉曉波已經病逝,其遺體亦由靈車運送離開,瀋陽市司法局於當晚約9時公布劉曉波病逝。

瀋陽醫院在當晚召開有關劉曉波治療情況的記者會,腫瘤內科主任劉雲鵬回應記者查詢「劉曉波是否被關在醫院」時,表示「劉曉波住在腫瘤內科的病房,在1號樓23層,應該位於病房的南區」。

在劉曉波病故後,醫院保安明顯較之前寬鬆,傳真社從外面觀察南面病房,之前在兩間病房窗戶裝上的鐵欄已經拆除。記者其後進入1號大樓23樓,發現早前擋住病房去路的藍色屏風已經移走,在走廊盡頭設有另一入口進入南區最左側的兩間病房。記者嘗試推門進入兩間病房,但門內有一名平頭裝的男士把守,表示「這裡沒有病人」並要求記者離開,隱約可見病房外的走廊放置了五至六張的皮椅。

 

傳真社又到1號大樓24樓、與23樓有相同設計格局的耳鼻咽喉科專科病房,該專科南區最左側的病房同樣設置在走廊盡頭,記者入內觀察,病房最多可以放置兩張病床、設有矮櫃及獨立廁所,與早前影片顯示的劉曉波就醫病房,格局大同小異。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於6月26日公布,劉曉波因確診肝癌而獲批保外就醫,但從劉曉波就醫的病房被臨時改為羈押病房的做法,當局對這位患上絕症的異見人士的監控沒有停止過。


這則報道獲以下新聞媒體採用:

明報   香港01  蘋果日報   香港電台   有線新聞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