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手記]重組831太子站事件—— 一個未能完整解開疑團的調查報道

831太子站事件至今仍然充滿疑團,記者經過3個月的調查工作亦未能有所結論,但基於公眾知情權,傳真社將目前歸納到的資料公開展示。

採訪手記

831太子站事件,是今次反修例運動一個重要分水嶺。由6月的衝突開始,市民對警方是否使用過度武力一直有所質疑。直至8月31日警察衝入太子站車廂的情境,有如721元朗站襲擊事件重演,站內叫喊聲和鮮血再現,及後港鐵封站30小時、傷者人數與送院人數不符、陸續傳出站內有人死亡,而有關部門連日解話都未能釋除公眾疑慮,失望、困惑令不少市民對香港警隊的信任正式陷入崩潰,此後警方與屍體發現、失蹤人口等事件有關的傳聞不絕於耳。

重返8月31日當晚,約9時銅鑼灣發生卧底警員懷疑開槍及持胡椒球槍指向人群事件,傳真社第一時間發布維園發現的實彈彈殻,證實有人曾經開過兩發真槍實彈,正當記者在現場進行後續調查工作之際,各方傳來大量警員衝進太子站向乘客揮棍及噴胡椒噴劑的短片。

記者趕至太子已不能進入站內,只見十多輛救護車在站外守候多時接不到傷者,站內有多少人被捕及受傷無從知曉。後來傳出被捕人士被送到荔枝角站,記者趕至時被捕人士剛離開。再撲到醫院急症室等候,從救護員打聽得知有7名傷者已分送兩間醫院。

翌日太子站繼續關站,之後有關太子站內有人死亡的傳言陸續出現多個版本:有傳警隊內部開會處理「打死人」事件、有人分析鏡頭前倒下的被捕人士傷勢、有人表示站內見到有人被捕後曾陷入昏迷……其中一個令公眾不解的疑問,是消防處記錄初時有10名傷者,但最後只有7人送院,嚴重傷者數目減少3人,令有3人死於站內之說甚囂塵上,到場獻花祭祀的人愈來愈多。

當晚傳媒被趕離現場後,站內仍有不少人士在活動,事件疑點重重,調查方向首先是向不同方面埋手,拆解大堆問題。

消防員及救護員在現場協助救援,理應清楚傷者數字有出入的事件始末。首名入站的見習救護主任曾否以任何方式記錄10名傷者的傷勢及評估級別?能否以此推測「消失3人」的傷勢及身份?當晚站內有沒有受傷人士拒絕送院或被阻止送院?是否有傷者送到警署之後才送院?送院的7名傷者又是否初時點算的10名傷者?若未能確定「消失的傷者」的身份,現場是否可能有更多傷者?

港鐵一直有職員在場,警方的行動亦需要港鐵配合。封站30小時,港鐵及警方在站內做過甚麼?除了開往荔枝角的列車,港鐵當晚還有安排過多少班特別列車?運送過甚麼人?進出哪一個站?

警方站內主導行動,拘捕行動在車廂及月台發生,為何要將整個站列為「犯罪現場」驅趕記者?一般市民從直播都知道不少人受傷,警員卻多次重申站內無傷者而阻止救護員入內,有關指令由誰發出?警方由當晚凌晨到第二日傍晚見記者所提及的被捕人士及傷者數目都出錯,到底出了甚麼問題?

為了拆解這些疑團,我們兵分多路嘗試Fact Check各方的消息。

就著消防處的傷者記錄由10人減至7人,傳真社9月上旬取得當晚消防處的個案紀錄嘗試找出線索。整合紀錄的時序後,發現消防員與見習救護主任點算的傷者數目在5分鐘內已有不同,對人數變動更加大惑不解。

另一方面,若曾發生死亡事件或特別事故,相信港鐵當晚或許不只有一架運載被捕人士前往荔枝角的特別列車,因此記者向港鐵發電郵查詢當晚暫停服務後的列車安排,可惜回覆時間一推再推,仍然沒有得到回應。

社會各界強烈要求港鐵公開當晚站內閉路電視片段,港鐵亦一直迴避。為找尋更多線索,記者嘗試到太子站及荔枝角站出口附近索取閉路電視片段,但要不被拒絕,要不該處的閉路電視當時沒有運作。我們又嘗試接觸太子站路祭的市民,可惜仍找不到任何相關人士。

事發10日後,港鐵發放了部分閉路電視片段截圖,並以涉及乘客隱私為由正式拒絕公開片段,並強調當日站內無死亡報告,然而說法完全無助減低公眾疑慮。

經過連日努力,調查工作對解開重重疑團可說是毫無寸進,但當晚是否有人死亡事關重大,傳真社決定由零開始,全面重組831太子站事件。當閉路電視片段欠奉,要掌握站內情況就只能靠在場人士的眼睛,並從他們的親身經歷,拼湊出當時的畫面。

正式展開事件重組,首先要了解一些基本事實,包括事發經過及拘捕人數。我們盡可能蒐集當晚所有傳媒及網上片段,最終蒐集了17段合共17小時的片段,以及多張相片,經過反覆查看及疏理時序,得知當晚警方於站內各處的拘捕行動幾乎同時發生。

調查發現,警方除了在L3層拘捕至少44人,在大堂亦制服或截查至少12名人士,這是之前傳媒報道沒有提及,也不知他們如何被帶離太子站。如果上述人士全部被捕,警方拘捕人數已經超過向外公布的52人,為此我們向警方查問原站送上警車的被捕人士數目。

我們將片段及相片拍攝到的人士截圖,一方面希望釐清警方多次更改的拘捕數字,另一方面更希望追尋這些在場人士,確認他們平安。

我們首先接觸到數名在社交媒體上報平安的被捕人士,並進行詳細訪問,憑他們的描述,記者開始逐步掌握當晚站內的情況及發生過的事情。不過當晚數十人被捕,單憑數名受訪人士的證供,距離整個事實還很遠。

為接觸更多被捕人士,我們連續兩個月在他們報到的日子全日在警署門口守候,成功再找到部分人士,透過被捕人士通知書及口供紙,再比對被捕人士截圖,核實他們的身份,另外得到不同人士轉介,最後成功找到共47人,包括了6名網上謠傳死亡的被捕人士。

記者逐一向他們了解當晚站內發生的事、曾否見到有人昏迷、在站內如何移動,以及到達警署前後遇到的事都一一查問,並將他們身處位置的所見所聞,整理成資料庫進行分析及重組後,我們大致了解站內人士的移動路線,另有5名未能成功訪問的人士,亦有現場至少一半人證明他們安全離開太子站。

不過被捕人士當晚受制於警方,不少人表示只要一抬頭即被警察喝止,不敢四處張望,活動範圍及視線非常有限,即使透過訪問重組站內情況,盲點仍然很多。

返回傷者人數10變7的疑問,消防處曾在記者會中指,數錯數其中一個原因是傷者位置有所移動,惟據多名受訪者的說法,他們在兩個小時內只移動過一至兩次,而且主要集中在月台一端盡頭範圍。

究竟第一個進站的見習救護主任(PAO)當時是如何點算傷者人數?傳真社去信消防處查問,回覆指該名PAO曾向站內被捕人士詢問及初步檢查,再以紙筆作記錄,惟47名受訪者中只有一人曾被該名PAO詢問傷勢,其餘被捕人士連該名PAO的身影也沒有見過,遑論曾接受檢查。

連同上述人士,共有10名受訪者表示曾向警員、消防員等表示受傷或不適,但沒有即時接受急救送院。這10名被捕人士有被初步計算,及後成為「消失的傷者」嗎?PAO當晚的筆記究竟紀錄了誰人的資料?我們曾經以多種途徑嘗試接觸PAO,但最終未能成功。

另外在記者多次追問下,警方仍沒有回應在太子站原站送上警車的被捕人士數目,與配合回覆其他資料的態度截然不同。據受訪者描述,至少7名被捕人士從太子站C2出口上警車離開,有一人在太子站附近街道被捕,旺角站唯一被捕人士同時是傷者,這些資料令我們發現警方自9月1日凌晨起多次公佈的被捕人士及傷者數目都出錯,被查問下又更改說法。

對於警方多次計算被捕人數及傷者數目出錯,令我們對於警方公佈太子站內52人被捕的說法有保留,傳真社最後亦只能從受訪者口中得知共52名被捕人士當時在站內的情況。

為了核對被捕人數與警方公佈的數字,我們亦嘗試以被捕人士在警署獲編排的被捕人士編號(AP no.)作點算,惟當晚被帶到葵涌警署的70多人,亦包括銅鑼灣、灣仔等地的被捕人士,而且部分受訪人士已忘記其編號,最終亦未能成功核對。

傷者為何由10人變7人、網上流傳6人是否已「遇害」等,今次調查嘗試解答這些問題,希望為社會釐清部分誤解。

但太子站是否有人死亡、港鐵為何封站逾30小時及不願披露閉路電視片段、警方數字三番四次更改的原因、以至背後到底隱藏什麼事實,很遺憾地,我們現階段的調查未能提供答案。

831太子站事件的真相,每個人心中都有各自的版本,一個未能完整解開疑團的調查報道,未必能夠幫助社會走出迷霧。然而過去3個月的調查工作,已達至未能進一步推進的階段,我們不能妄下結論,認同或推翻任何假設,但我們有責任維護公眾的知情權,本著向公眾負責的原則,將目前歸納到的資料公開,向公眾展示。

我們的調查工作將會繼續下去。

「Don’t try to make cleverness a substitute for truth.」(不要試圖以聰明代替真理)

——Bleyer, Willard Grosvenor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