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831】訪問6名網傳「遇害」人士 全部清醒帶返警署或送院

831太子站中6名被捕時受傷的男子被網上廣泛流傳「懷疑遇害」,傳真社成功與6人做訪問,並透過其他被捕人士互相核實說話內容,證實他們均在清醒狀態下被送往醫院或警署。

反修例風波

編按:警方8月31日在太子站展開拘捕行動,當晚站內是否有人死亡,公眾存在極大疑問。但執法部門包括警務處及消防處,以及港鐵公司,均未有回應公眾訴求披露站內更多細節,包括公開詳盡閉路電視片段。

為追查事件,傳真社嘗試找出站內52名被捕人士,透過這批目擊者重組當日站內情況,結果成功找到47人做訪問,仔細了解他們目擊的情況,並將他們描述的經歷,與其他客觀資料交叉比對。

由於目擊者位置及站內環境所限,經過3個月努力,仍未能就站內曾否有人死亡作結論,但我們在調查過程中找到其他重要的發現。基於公眾知情權和向公眾負責的原則,現將階段性調查結果公開,讓大眾對當日站內的情況掌握更多。


———————————————————————————————————————————————

警方8月31日晚上於港鐵太子站展開拘捕行動,趕走現場記者後,一度阻止救護員進入救援。消防處其後公開當晚紀錄,傷者數目由10人改為7人,減少3名嚴重傷者,加上港鐵封站逾30小時,引起各界質疑有人被警察打死。

FactWire傳真社從當晚太子站52名被捕人士中,成功採訪47人,綜合他們的親身經歷,嘗試重組當晚站内情況。其中6名被捕時受傷的男子被網上廣泛流傳「懷疑遇害」,記者成功與6人做訪問,並透過其他被捕人士互相核實說話內容,證實他們均在清醒狀態下被送往醫院或警署。

警方於8月31日晚上約10時55分在太子站進行拘捕,速龍及防暴警員衝落月台及車廂制服市民,不少位置留下血跡斑斑。根據警方公布,當晚於太子站共拘捕44男8女,其中6名男子在網上被傳「懷疑遇害」,他們包括:暈倒後接受心外壓急救的男子、驚恐症發作男子、身穿黑色盔甲男子、黑衣藍褲男子、被速龍壓頸的黑衣男子,以及被速龍制服時疑似失去知覺的男子。傳真社成功接觸6人,透過其口供紙、被捕人士通知書等文件核實身份,以及其他被捕人士描述的情況,證實他們離開太子站時均神智清醒。


相關報道:
【太子831】調查兩個月警方點算站內人數仍有出入 部分被捕人士太子站上警車未曾公布
【太子831】傷者數目1小時改4次 僅1人見過首名救護員 至少10人曾表不適未獲送院


暈倒需接受心外壓急救的男子

太子站L3層月台一條直上大堂的電梯附近,當晚有至少40人被捕,其後被逐一帶往15米前的月台盡頭面向牆壁蹲下。多名被捕人士表示當時在該位置有一名身型肥胖的男子暈倒,並曾經有警員為他進行心外壓急救。

身型肥胖的男子稱,事前已有向警員表示自己有病歷,警員問如何證明,他遂回答「不如你先載我去醫院,醫院有記錄」,惟警員不理會他,不久後便暈倒,「暈倒了多久就不是很清楚,後來我醒來時防暴(警員)替我做人工呼吸CPR後才醒一醒,在站內都等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一個多小時裏,我暈倒醒回半個小時之後,才有消防員來到替我量血壓之類。」

逾20名被捕人士同樣確認,該名身穿藍色上衣、身形肥胖的男子在L3層荃灣綫月台的車頭位置被速龍制服並綁上索帶,其後由防暴警察看守。當時他曾向警員表示有病患容易呼吸困難,又表示胸口痛,希望放鬆索帶,但不獲理會,隨後便暈倒失去意識。

其他被捕人士見狀即時呼叫警員,警員為他剪斷索帶並施以心外壓,該名男子便回復清醒。有警員餵他飲水,過一會他吐了出來,狀似嘔白泡。4名身穿黃金戰衣的消防員隨後出現,其中有人為他用儀器測量身體情況,後來救護員到場接手治理,該名男子與其他被捕人士及傷者一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再轉送醫院診治。

驚恐症發作男子

同樣在L3層月台盡頭位置,至少10名被捕人士目擊另一名身穿深色上衣、身形龐大的男子疑似驚恐症發作。

根據當事人的描述,他是在L3層月台直上大堂的電梯被捕,其後被綁上索帶並帶往月台盡頭面壁,「他們(警察)將索帶索得很緊!很多人都要求他們去處理但都沒有理會,等到消防員進來才開始正常一點處理。」其間他曾向警員表示不適,「我有點呼吸困難和頭暈,他們(警察)都安排了消防幫忙,但有很多警察覺得我假裝出來叫我無事快點回去。」除了呼吸困難,他亦因驚恐症發作而雙手放在胸前無法動彈,「解開了(索帶)都動不了,手都紅了」。

其後有4至5名消防員到場為他治理,着他放慢呼吸,後來救護員到場接手治理,最後經荔枝角站轉送醫院診治。至少10名被捕人士確認,該名疑似驚恐症發作男子全程神智清醒,並沒有暈倒。

身穿黑色盔甲男子

網上亦流傳另外兩名男子於太子站被捕後不知所蹤。其中一名男子身穿黑色盔甲,於L3層月台直上大堂的電梯附近被警察按在地上,其後被帶往月台盡頭。

傳真社訪問多名電梯附近被捕的人士,確認該名身穿黑色盔甲的男子與他們一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亦曾在警署見過該男子。綜合上述被捕人士與當事人的描述,他於L3層月台直上大堂的電梯附近被捕,其後被帶往L3層月台盡頭與其他被捕人士並排,及後被押上L2層月台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再轉送葵涌警署。

身穿黑色盔甲男子稱,速龍制服他時「打了腳數棍」,又指被搜袋時,「他們(警員)看到我沒有防毒面罩和眼罩,就在地上拾了給我,哈,替我湊齊一套,最後我的袋裏有一個雙濾罐防毒面罩,一個全罩式防毒面具。」他又指,到達荔枝角站出口時,「那些防暴(警員)起哄(因為)看到我⋯⋯因為我身上穿着一件(盔)甲。」身穿黑色盔甲男子事後一隻腳筋腱受損,保釋後自行到醫院看診。

身穿黑衣藍褲男子

另一名網上流傳被捕後不知所蹤的男子,當時身穿黑衣藍褲,位處L3層月台直上大堂的電梯附近,混亂中一度跑上電梯,最終與其他電梯上的人士一同被捕。多名電梯附近被捕的人士亦確認該名身穿黑衣藍褲的男子與他們一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亦曾在警署見過該男子。綜合上述被捕人士與當事人的描述,他於L3層月台直上大堂的電梯上被捕,其後被帶往L3層月台盡頭與其他被捕人士並排,及後被押上L2層月台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再轉送葵涌警署。

黑衣藍褲男子稱,在到葵涌警署的警車上,有警察「好像戰俘式般侮辱我們,取笑我們,說我們這麼年輕在這裏搞破壞,又說我們民主不是這樣爭取,他一邊講一邊用電筒照住我們。」

被速龍壓頸的黑衣男子

一名身穿黑衣男子於L3層荃灣綫第5卡車門對出金屬門被警察制服在地上,有速龍警員一度以膝蓋隔着背囊跪在其頸上,該位置隨後被其他速龍警員包圍。由於現場傳媒拍攝該位置時受到阻礙,因此惹來質疑該名男子被打死。

不過翻查多段傳媒片段及網上影片,該名黑衣男子被制服在地上之後,有警員指令他背靠牆邊坐下,其後陸續有3名被捕人士被帶往該位置坐下。綜合該位置4名被捕人士包括當事人的描述,他們一直並排坐着,雖然部分人士有受傷,但拘捕至離開太子站期間全部清醒。隨後他們一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再轉送葵涌警署。

被速龍壓頸的黑衣男子表示,「上列車前被警察打過兩三次,中途他們還想屈曲我的手指開啟我的電話,直到保釋出來後到醫院驗傷,才知道左手出現輕微骨裂。」

被速龍制服時疑似無反應男子

另一名身穿黑衣、戴有紅藍花紋頸巾的男子於一條上L2層的電梯前被速龍警員制服在地上,其間一度眼神放空,嘴巴微張,沒有反應。不過翻查多段傳媒及網上影片,該名男子後來回復清醒。

紅藍花紋頸巾男子稱,自己被警察制服時失去意識20至30秒,「當時我睜不開眼,但不知為何其他人看到我睜開了眼。」「當時感覺很暈,有點耳鳴,後來隔了一會兒醒來,就已經被人扣住了雙手。」隨後他被警員帶往第5卡車門對出金屬門位置,與上述被速龍壓頸的黑衣男子一同坐着。綜合該位置4名被捕人士包括當事人的描述,他們至離開太子站期間全部清醒,其後乘坐特別列車前往荔枝角站,再轉送葵涌警署。

上述6名被捕人士均有律師跟進控罪,律師不建議公開上述人士被捕時的相片及畫面。

參考各傳媒報道及直播片段,警方於當晚約11時45分將站內記者驅趕上地面。綜合被訪者憶述,警員數次要求被捕人士在月台層分批移到不同位置,由於移動時間有先後,警員亦要求被捕人士面向牆壁,不同人士在站內看見的事情有出入,記者以符合最多人描述的情況作綜合,並以當事人第一身描述作核實。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