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走私船每日三跑水域交收 水警海關嚴打3個月檢不足一日貨量

三跑工程一帶水域走私活動猖獗,傳真社調查發現,集團每日用冷藏貨櫃將貨物運到油麻地、昂船洲等地,再經躉船運到三跑附近水域將貨物吊到內地小艇,每日走私貨物逾600噸,但水警及海關過去3個月檢獲約462噸凍肉,不足三跑水域一日運貨量。

社會

三跑工程一帶水域是走私凍肉到內地的黑點,海關近日多次打擊仍然猖獗,今年1月更有3名海關關員在執法時沉船意外身亡,成為40年來最多紀律部隊人員殉職的事故。FactWire傳真社調查發現,集團每日用冷藏貨櫃將貨物運到油麻地、昂船洲等地,再經躉船運到三跑附近水域將貨物吊到內地小艇。每日傍晚交收的船隻達到近百艘,但現場往往只有一至兩艘水警或海事處巡邏船阻截,執法效果成疑。據多日觀察統計,參與懷疑走私活動的本港躉船最少26艘,每日平均10多艘船出動,走私貨物逾600噸,但水警及海關過去3個月檢獲約462噸凍肉,不足三跑水域一日運貨量。

記者3月前往沙洲及機場觀察多日,發現每日下午3時半左右,多艘本港躉船陸續出現在三跑工程附近水域,等候內地小艇越境進入香港水域,並在海上交收貨物。其中3月13日黃昏,原本停泊大陸內伶仃島對開海面的快艇,突然一同高速駛入香港水域,十多艘快艇組成陣式衝向一艘沿三跑工地行駛的躉船。附近一艘海事處巡邏船即時閃燈及鳴笛示警,與快艇展開追逐,試圖阻止快艇靠近躉船但未能成功。隨後海事處巡邏船轉向驅趕躉船,阻止躉船駛向內地小艇,拖船一度拖著載有大量貨物的躉船急轉彎,險象橫生。

每日黃昏三跑工地對開接壤內地水域約有十多艘躉船停泊等候,時間一到,近百艘在大陸內伶仃島對開海面的小艇會突然分批高速駛入香港水域,在躉船旁邊排隊取貨。每艘躉船約有5艘小艇同時包圍,躉船隨即以吊臂將以白色大袋裝載的貨物陸續分發到各小艇,小艇接貨後便朝內地伶仃洋水域方向駛去,其他小艇則接力上前取貨。過貨活動一直持續到夜晚,入夜後躉船未有亮燈,近百艘大小船隻停泊過貨的位置一片漆黑,外界難以觀察。


「有時他們惡到趕也趕不走,曾經有工程人員報警投訴,近日他們轉移到三跑工地以西的水域過貨,但整個月都沒有停過。」

有三跑工程船船員向傳真社社透露,沙洲附近的走私活動去年底已出現,每日下午4、5時運作至晚上11、12時,自3月初開始由沙洲以西位置移至三跑工地附近,並靠近工程船交收,未知是否以其作掩護,由於船隻數量多,對工程船運作構成安全風險,「每日時間一到整個海面都是船艇,之前有內地艇撞到工程船的纜繩沉沒,兩個內地人死亡,十分危險,對工程人員都好大影響,有時他們惡到趕也趕不走,曾經有工程人員報警投訴,近日他們轉移到三跑工地以西的水域過貨,但整個月都沒有停過。」據該船員了解,交收的貨物是走私回內地的凍肉,躉船主要從油麻地及昂船洲駛至。

「(海關)捉得幾多次?捉了又不會蝕多少,賺少一船錢而已。」

另外,傳真社接觸到一名曾經參與上述三跑水域走私活動的人士,他表示走私活動由2019年至今至少已持續大半年,貨物通常是急凍雞翼,「海關捉過一船兩船(貨),還不是繼續走私,捉得幾多次?捉了又不會蝕多少,賺少一船錢而已。」

記者根據消息到新油麻地公眾貨物裝卸區了解,綜合3月13日、16日、18日及23日的觀察,發現每日大約上午11時開始,陸續有冷藏貨櫃車駛入裝卸區,將貨櫃放在海事處辦事處對出的泊位位置拆卸,高峰期同時有十多個貨櫃輪流拆卸,令起卸區水洩不通。工人將一板板貨物逐一用剷車堆到躉船旁,貨物全部以白色用作吊運的大袋裝載,袋口封上,部分側面寫上「12」、「98」、「H1」等編號。

工人隨後將貨物吊運上船艙,中午12時半開始至下午5時,每日約有4至5艘載貨躉船陸續隨拖船駛離新油麻地公共貨物裝卸區,朝昂船洲方向行駛,途經馬灣海峽及東灣進入三跑工程水域。


昂船洲公共貨物裝卸區及長沙灣潤發碼頭情況相近。3月18日及23日,有多輛冷凍貨櫃車在昂船洲公共貨物裝卸區卸貨,工人將一袋袋白色貨物吊運至躉船,躉船於4時半前駛離裝卸區,朝馬灣海峽駛至三跑水域。長沙灣潤發碼頭該兩日亦有躉船運載冷藏櫃運來的貨物,經油麻地避風塘對出海域,駛至三跑水域過貨。


綜合4天觀察,曾在三跑水域過貨的船隻共有26艘,除了1架是吊臂貨船,其他均為躉船,部分船隻用救生圈、木板、紙皮、布等遮蓋船身編號,亦有船隻離開卸貨區後,駛往三跑時才刻意用物件遮蓋號碼。


記者記錄躉船的編號、船名、船身顏色及其他特徵後,對比從3個貨物裝卸區載貨後出發的船隻,確認至少有12艘船在離開裝卸區後駛至三跑過貨。其餘船隻部分未能辨認船隻編號及特徵,部分未能追尋到船隻從何處駛至。

每艘船載貨數量不同,以編號B21569Y的躉船為例,3月18日下午1時在新油麻地公眾貨物裝卸區一共將約200袋貨物吊上船,據業內人士指,每袋重約200至400公斤,即一艘船運載貨物約60噸,以每日逾10艘載貨躉船在三跑出現推算,每日在該水域交予內地小艇的貨物數目逾600噸。


每到交貨時間,本地躉船與內地小艇佈滿整個三跑以西海面。記者16日及18日視察期間,曾見過有水警輪出現,但未見有任何執法行動。3月18日下午4時至6時半之間,兩艘編號分別為19及52的水警輪在疑似走私船隻附近巡邏,並一度靠近有關船隻,編號52水警輪在排成一列的躉船旁至少來回3次,當時至少3艘躉船在水警輪前不斷吊貨到內地小艇上,但水警未有採取任何行動。


3月16日下午4時半至6時期間,一艘編號25的海事處巡邏船曾嘗試驅趕靠近躉船接貨的內地小艇,並與小艇展開追逐,但以寡敵眾,數十艘內地小艇仍然不斷嘗試靠近載貨躉船,部分小艇最終在海事處巡邏船前面成功接貨。此時有一架水警輪停泊在貨船交收外圍遠處,未有任何行動。


根據多日觀察,曾有多架懷疑涉事走私躉船在新油麻地公眾貨物裝卸區海事處辦事處對出的8號泊位上貨。翻查海事處公眾貨物裝卸區泊位承租登記,8號泊位由福華碼頭有限公司承租。職員回應記者查詢時承認,公司有接單為客人吊運凍肉上船,數量每次不定,一袋白色袋裝凍肉的重量約為200至400公斤,但躉船則非他們所擁有,對於凍肉是否用作走私並不知情。

業界人士:內地凍肉需求熾熱,走私凍肉有利可圖

傳真社就凍肉走私情況向業界人士了解,港九凍肉行商會副主席歐陽永基稱,內地大部分進口凍肉均直接從來源地進口,未有聽聞會從香港轉口凍肉。另一名不願具名從事多年凍肉生意的商人則表示,受早前非洲豬瘟及近日內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雞肉、豬肉等供應減少,加上內地近年肉類價格急升,凍肉需求熾熱下,令走私凍肉更有利可圖,情況因而更為猖蹶。他估計,以走私豬肉為例,利潤可高達貨品百分之10的價錢。他又指,因內地有政策保護其農產品價格,轉口凍肉到內地的清關手續繁複,加上關稅等因素,依正式手續轉口利潤不可觀,香港只有一些大品牌從事相關生意。

海路走私凍肉案自去年起大增

凍肉走私活動猖獗,香港海關及水警近月多次執法,今年頭3個月已破獲9宗海路走私凍肉案,共拘捕61人,檢462噸凍肉,總值約1,750萬元,直迫2019年全年10宗海路走私凍肉案。海關表示,去年共檢獲凍肉約1,050噸,數目相等於過去10年總和的1.4倍,市值約6,700萬元,為過去10年總和的2.7倍。

其中1月17日在龍鼓洲對開海面單一行動中檢獲146噸懷疑走私凍肉,包括急凍雞翼、雞腳、豬手、豬扒及豬內臟,分別來自美國、西班牙、巴西及葡萄牙,估計市值約510萬港元。不過以傳真社調查顯示,三跑一帶水域每日涉及貨量逾600噸比較,過去3個月檢獲的凍肉總數,不足三跑一帶水域一日交收貨量。

海上走私活動亦存在極大風險,沙洲一帶過去3個月最少發生3宗與走私活動相關的沉船意外,導致6人死亡,涉事船隻包括兩艘內地船隻及一艘海關巡邏艇。今年1月21日,一艘海關淺水巡邏艇於沙洲海面進行反走私巡邏期間,疑撞向一艘走私凍肉船後翻沉,釀成三死兩傷,是本港40年來最多紀律部隊人員殉職的事故。

然而,多次的執法行動及意外並未有對走私活動帶來打擊,過去一個月無論執法行動或意外發生後,三跑附近水域進行的海上過貨活動仍然如常。

內地進口凍肉需求上漲 走私可避税9%-79%

內地對走私豬肉需求殷切,2019年內地生產豬肉數目只有4,255萬噸,創10年新低。據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畜肉類價格自2019年6月起上升,今年2月之價格較去年同期上升百分之87.6,當中豬肉價格升幅最大,達到百分之135.2,牛肉及羊肉價格亦分別有百分之21.2及11.2漲幅

鮮肉供應不足,進口凍肉需求隨之上漲。內地税主要凍肉進口包括關稅及增值税,總稅率由百分之9至79不等。另外中國早前因中美貿易戰而對美加徵的百分之25報復性關稅,3月2日起,企業可申請排除對指定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當中包括凍肉。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