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指示無洗滌期 抗疫Dirty team醫護今起陸續出更 不隔離直接回病房工作

本港武漢肺炎個案不斷上升,各醫院都調動人手入Dirty Team照顧患者。傳真社接觸來自13間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僅北區醫院自行為醫生安排為期14日的洗滌期,已知最少東區醫院、伊利沙伯醫院等陸續有Dirty Team醫生出更,於本周重返有機會接觸病人的工作崗位,有醫護直言十分擔憂一旦感染會成為病毒傳播源頭。

社會

本港2019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個案不斷上升,各醫院都調動人手入「Dirty Team」(不潔小組)照顧患者。醫管局曾落指示,醫護離開Dirty Team後不會有避免交叉感染的洗滌期(washout period),FactWire傳真社接觸來自13間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僅北區醫院自行安排Dirty Team醫生為期14日的洗滌期,屯門醫院醫生則在出更後7日不安排接觸病人工作。其他醫院醫生及所有醫院護士未有洗滌期安排,已知最少東區醫院、伊利沙伯醫院等陸續有Dirty Team醫生出更,於本周重返有機會接觸病人的工作崗位,有醫護直言十分擔憂一旦感染有機會傳染病人,成為病毒傳播源頭。

截至2月13日,傳真社接觸到超過30名來自13間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部份已抽籤編入Dirty Team,在高風險的隔離病房照顧武漢肺炎患者2至6星期不等,但大部份醫院都沒有為Dirty Team在完成工作期(出更)之後設洗滌期。

其中東區醫院 Dirty Team 醫生即將在今日(15日)出更,該批出更的醫生共有4人,由2月4日開始在隔離病房工作,至2月15日完成一更。不過,該批醫生出更後沒有洗滌期便會直接返回所屬的病房工作。其他醫院未來一星期亦陸續有醫護人員離開Dirty Team。另一批出更的Dirty Team醫生來自屯門醫院,出更日期為2月18日,北區醫院7名醫生將於2月21日出更,伊利沙伯醫院亦有醫生於2月24日出更。

不過,目前只有北區醫院及屯門醫院為醫生設有洗滌期。北區醫院醫生的洗滌期為兩星期,實施詳情仍在商討中。屯門醫院醫生則自製「短版洗滌期」,自行協調出更後7日不會接觸病人的工作,為了減少人手影響,由入更第2個星期開始分批washout。

除了上述北區醫院及屯門醫院,收集到的醫護消息,暫時未有其他醫院確定為Dirty Team醫生製訂洗滌期。伊利沙伯醫院有醫生向傳真社表示,由於人手不足,將不會設有洗滌期。多名醫生都擔憂,由Dirty Team返回一般病房工作前沒有洗滌期,有機會在武漢肺炎潛伏期內將病毒在病房中傳播開去。

此外,目前搜集到的資料中,全部醫院都沒有為Dirty Team的護士設洗滌期。多名不願具名的護士向傳真社表示,Dirty Team沒有洗滌期的安排令醫護人員感到憤概和擔憂,因為護士比醫生有更多與病人密切接觸的機會,感染風險更高。

部分即將出更Dirty Team醫護人員工作安排

有醫護人員透露,公立醫院聯網上月底收到醫管局指示,表明Dirty Team醫護人員不需要洗滌期。根據聯網向前線醫護簡介Dirty Team工作的簡報,寫明醫護人員調派到符合感染控制措施的高風險區域工作,將不需要洗滌期 (There will be no “wash-out” period required after deployment to high risk areas with full compliance to infection control measures.)。

聯網公立醫院按醫管局指示向前線醫護講解Dirty Team工作的簡報

「杏林覺醒」成員、屯門醫院心臟科專科醫生黃任匡指,將醫護人員分Clean Team和Dirty Team,是因為Dirty Team同事長期曝露於風險當中,始終有機會感染,若在潛伏期與其他同事或病人接觸,便有機會感染其他人。因此從感染控制角度,14日的「洗滌期」是必要,否則便沒有分Clean Team和Dirty Team的意義。

黃續指:「好似我們打邊爐分麻辣湯底及清湯底,會分開兩邊使用的工具,如果掂完麻辣湯不先洗一洗筷子再放落清湯,不一會便兩煲湯都一樣,那就不用叫兩個湯底了。」

醫院管理局總感染控制主任賴偉文上月底被問到洗滌期問題時指,洗滌期是2003年沙士因怕感染控制不理想而提出,但現時有足夠防護裝備。黃任匡稱,醫管局高層認為有足夠防護裝備便不會感染,意思即是若醫護出事就是同事做得不夠好,說話很令人反感,「這種說法即是當年謝婉雯抵死?現在面對是一隻全新病毒,無藥醫,感染原因不明,內地都有專家同醫護受感染。」他又指,如果病房爆發是不堪設想,「我們最不希望發生是爆發源頭來自醫護人員,就是因為照顧完確診病人沒有足夠隔離而感染其他病人。」

傳真社就各公立醫院Dirty Team的編制、工作詳情以及洗滌期安排向醫管局查詢,醫管局回覆指,每間公立醫院會按其運作情況,編排醫護人員當值。一般而言,醫院會安排同一隊伍人員集中照顧確診患者,並於一段時間後作出輪調。

有關洗滌期的問題,醫管局回覆指,由於在隔離病房工作及進行高風險醫療程序的醫護人員,均需穿戴合適的個人保護裝備,並不屬於確診病人的密切接觸者,因此毋須作出檢疫隔離。 根據緊急應變級別規定,在高風險範圍當值的員工每兩星期可有一天額外休假,另外亦可以申請在院內留宿,或申請特別租賃津貼,每日上限為$500。惟醫管局並沒有回應各間醫院的Dirty Team醫護人員,在其當值期間,是否仍需要負責門診及一般病房的工作,亦沒有回應會如何確保沒有洗滌期下,Dirty Team醫護人員回到一般病房或門診工作時不會出現交叉感染的情況。

傳真社翻查資料,為傳染病控制而設立的Dirty Team制度,源於2003年沙士期間抗疫工作。2003年10月一份題為「汲取經驗,防患未然」的SARS專家委員會報告指,當年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沙士爆發疫症,為遏止疫症蔓延及控制感染,威院採取其中一項措施,是把醫護人員分為「不潔小組」(Dirty Team)和「潔淨小組」(Clean Team),前者負責照顧沙士病人,後者負責照顧所有沒有患上沙士的病人,兩組員工不對調,目的是防止員工之間互相傳染,也避免與病人交叉感染。

沙士專家委員會報告亦提到,當年沙士1,755名感染患者之中,有386名是醫護人員,佔整體百分之22,其中320名當值時受傳染的醫管局員工,包括180名護士、62名健康服務助理、49名醫生及9名醫療輔助人員,其餘20名屬其他類別。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截至2月11日的數字,全國共有1,716名醫務人員確診感染武漢肺炎,佔全國確診病例百分之3.8,武漢市就有1,502名醫務人員確診感染,全中國共有6名醫務人員不幸病逝。

2003年沙士各地醫護人員感染數字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