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開16項目籌基金收入2千多萬 最終倒蝕百萬被質疑賬目不清

傳真社過去半年收到近10宗投訴,指「黃店」龍門冰室處理「捐款」用途與聲稱不符,去年初開展16個項目倒蝕過百萬元,質疑負責人張俊傑處理帳目有問題,希望傳真社介入調查。基於涉及公眾利益,記者嘗試比對各項帳目及張俊傑對外聲稱是否屬實,並將資料整理公開,由大眾自行判斷。

反修例風波

香港政治環境催生了「黃藍經濟圈」,意指透過光顧政見相近的商家令陣營壯大,但當中亦有一些備受爭議。傳真社過去半年收到近10宗投訴,指「黃店」龍門冰室處理「捐款」用途與聲稱不符,去年初開展16個項目收入高達2,300多萬元,但最後倒蝕過百萬元,質疑負責人張俊傑處理帳目有問題,希望傳真社介入調查。

基於涉及公眾利益,記者嘗試比對各項帳目及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對外聲稱是否屬實,並將資料整理公開,由大眾自行判斷。

傳真社透過不同途徑,包括電話、Whatsapp、Facebook、電郵及到冰室接觸張俊傑,向他提供採訪和搜集的資料,希望他回應或提供進一步資料,以釋除公眾疑慮,他均拒絕回應、接受訪問及提供資料。

***

張俊傑2019年底成立「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下稱中心),稱希望支援年青人。去年1月他更將龍門冰室使用多年的Facebook專頁更名為「龍門冰室 X 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作為消息發布平台。2月宣布已註冊「HKers Cafe Resource Sharing Centre Limited」為擔保有限公司(limited by guarantee),以確保「帳目清晰」。

去年6月向《立場新聞》公開一份中心的財務報表,內容包括16個項目、截至5月的帳目,涉及開支總計2,483萬元,收入2,372萬元,虧損近111萬元。記者檢視每個項目的帳目,與張俊傑曾公開發布的資訊比較,並嘗試接觸各個項目的負責人搜集資料,以用作比對。

龍門冰室負責人張俊傑早前向《立場新聞》公開的一份「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財務報表。(資料來源:《立場新聞》報道)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020年2月26日,公布已成立「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的帖文。(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更名紀錄。(Facebook截圖)

 

 

 

 

 

 

 

 

 

 

 

 


投訴一:賣抗疫用品大額虧損

傳真社收到不同人士投訴,對中心帳目提出質疑,當中包括虧損最嚴重的抗疫用品項目。投訴指,在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期間,中心售賣大量抗疫用品,但卻虧損逾460萬元,質疑帳目有問題。

傳真社查證,財務報表中的抗疫用品項目,截止5月底,收入約273萬元,而支出卻高達733萬元,共虧損約460萬元。其中單計2月,支出約600萬元,沒有說明成本是甚麼,只列明是「Project cost(項目成本)」。

收入方面,記者嘗試拆開每月的帳目及活動資料計算。根據龍門專頁2020年1月30日的「龍門與你攜手抗疫」帖文,龍門先後發售5,000及10,000個韓國KF94口罩,每個售價20元。這批口罩的收入應為30萬元。其後龍門於2月14日稱覓得1,000盒日本口罩,以每盒300元出售,扣除當中200盒捐贈有需要人士,收入應有24萬元,龍門於翌日亦發帖確認應有此筆收入。

不過從財務報表所見,抗疫用品1、2月入帳的收入僅為3.3萬元。期內更有其他抗疫用品的銷售活動,包括2月13日發帖售賣每枝15元的自製酒精搓手液(30ml)、14日的酒精補充服務20元(100ml)、18日售賣每枝100元的泰國酒精搓手液(500ml)、20日售賣10,000枝每枝60元的澳洲製酒精搓手液(120ml),以及27日售賣每個68元的「空間消毒除菌器」等,這些賣貨所得的總收入至少有114萬元,遠遠超過財務報表顯示的3.3萬元。

中心財務報表顯示,抗疫用品項目「項目成本」達715萬元。(資料來源:《立場新聞》報道)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020年1月30日,宣布發售5,000個韓國KF94口罩,每個售價20元。(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同日宣布,加推10,000個KF94口罩。(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月14日稱覓得口罩1,000盒,每盒賣300元。(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翌日2月15日稱,老闆張俊傑「熱血丹心」卻被質疑食人血饅頭,指該批口罩收入240,000元。(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月20日開售10,000枝、每枝60元的澳洲製酒精搓手液。(Facebook截圖)

 

 

 

 

 

 

 

 

 

 

 

 


對於抗疫用品的巨額虧損,張俊傑曾解釋道,是因為中心免費派發大批防疫用品,更曾稱中心派出去的口罩不下100萬個。

 
 
 
 
投訴二:抗疫用品500萬投資去向

另外,有投訴指張俊傑聲稱投資數百萬於酒精搓手液生產線,質疑是誇大。

傳真社追溯至龍門專頁3月4日的帖文,當時稱張俊傑在所有抗疫用品上投資了300萬元,加上「良心供應商」投資的200萬元,總共投資500萬元,並形容張俊傑是「負家產」。不過張俊傑從來沒有向外交代,他跟另一位投資者「良心供應商」與資源中心的股權關係,以及共賺取多少利潤;至於項目最後錄得大額虧損,他們有否共同分擔,還是全部由資源中心承擔,亦未曾透露。

龍門Facebook專頁於3月4日澄清,張俊傑不是單獨投資300萬於酒精搓手液生產線,而是與「良心供應商」合共投資500萬元,惟之後未曾交代該筆投資去向。(Facebook截圖)


投訴三:近460萬盈利被擅自挪用

作為「黃色經濟圈」最為人所知的店舖之一,龍門在過去一年收到不少市民捐款支持或義務協助。根據兩名項目負責人憶述,張俊傑去年底表示計劃成立基金援助年青人,一開始希望籌集500萬元,最終目標是超越「星火同盟」和「612人道支援基金」。其後他們開始與張俊傑構思項目籌集資金,並開展超過20個項目,包括和理宵(年宵活動)、美容院、手工藝工作以及裝修水電等。項目規模大小不一,主要由張俊傑和項目相關負責人處理收支帳目。

其中一名項目負責人指,項目最終帶來約458萬元盈利,卻沒有用於援助年青人,反被張俊傑擅自用於填補協議外的虧損,未有諮詢或通知項目負責人。

翻查資料,張俊傑曾於6月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承認將盈餘用於抵銷抗疫用品的虧損,數額約460萬元。直至現在,成立基金的起始目標仍沒有做到。不過根據資料,多個項目發展時,亦為年青人創造了數個月的就業機會。

投訴四:美甲項目帳不符帳簿紀錄

在一個提供美甲服務的項目,有人投訴指財務報表跟項目帳簿並不一致。

根據張俊傑個人Facebook 6月28日的帖文,他指美甲項目全由負責人「紀錄、收錢、報數」,並公開相關帳簿截圖。傳真社獲得整份帳簿,確認與張俊傑公開的截圖一致。其中,帳簿顯示美甲項目在1月的消耗品支出為1,195.96元,與財務報表的「Consumables and indirect expenses(消耗品及間接成本)」的1,196元相對應,證明帳簿與報表資料相符。不過,財務報表內部分帳目卻與帳簿不對應,例如在薪金方面,帳簿顯示1、2月開支分別為11,034.9元和16,094元,而財務報表則為空白,3月亦只得10,936元。

張俊傑於6月28日在Facebook發表聲明,反駁美甲導師言論。(Facebook截圖)

張俊傑反駁美甲導師的帖文,附有帳簿截圖,跟傳真社獲得的完整帳簿一致,互相對應,但張俊傑公開的財務報表卻與帳簿不對應。(Facebook截圖)

 

 

 

 

 

 

 

 

 


投訴五:財務報表不合會計常規

除了帳目不合理,亦有投訴指,財務報表並不符合會計常規。

傳真社在財務報表中的C-Bro玩具項目,發現項目「Direct cost(直接成本)」為負20萬元,而非正常情況的正數,令財務報表中出現奇怪的「負成本」,未知原因。

由於中心的財務報表為自願公開,不受正式規管,不一定需要經過核數程序。不過經營飲食業生意之前任職精算師的張俊傑曾公開表明,財務報表上的帳目經由龍門轄下的認可會計師計算。

有會計師向傳真社指出,財務報表中出現「負成本」雖未必為存心造假,但無疑是錯誤,分別只是故意還是無心之失。他指,不清楚這份財務報表是由甚麼人處理,但認為合資格的會計師不可能留意不到如此基本的錯誤,因此這報表缺乏公信力。

投訴六:以中心捐款開私人公司

有投訴指,財務報表中的美容項目,實際為張俊傑私人擁有的公司所營運。

傳真社搜集的資料顯示,張俊傑於去年3月2日獨資成立瓏門美容有限公司,負責中心的美容項目,而不是由中心的公司「HKers Cafe Resource Sharing Centre Limited」負責。龍門去年1月17日發帖指,張俊傑為讓美容班學員不愁出路,於尖沙咀頂讓一家小型美容院。不過根據中心財務報表,截止5月,美容項目虧損近28萬元。

美容中心開張前夕的帖文表明,院內設備包括AQUASKIN SMART+、Liftera-V、Dermabell Aquapeel、808 Laser和O2 To Derm。美容業界人士指,視乎新舊程度,相關儀器約值5.5萬至12萬元。推斷,財務報表中美容項目8萬多元的「Project cost(項目成本)」可能是美容院租約及儀器的頂讓費。但這些資產的產權是歸中心所有,抑或張俊傑名下的瓏門美容有限公司,並沒有披露

龍門Facebook專頁於1月17日公布,張俊傑於尖沙咀頂讓一家小型美容院。(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月29日公布,美容院即將開張,帖文中列出美容院的設備。業界人士估計,相關儀器約值5.5萬至12萬元。(Facebook截圖)

 

 

 

 

 

 

 

 

 

 

 

 


類似問題亦見於C-Bro(手辦模型擺設)項目。財務報表中的C-Bro項目實際由C Bro Design Production Limited營運。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公司八成股權由張俊傑持有,另外兩成由其他人持有。因此C-Bro項目的盈利歸屬中心,抑或C Bro Design Production Limited股東,並不明確。

投訴七:財務報表不列出所有項目

據龍門在專頁發表過公開招募的帖文,張俊傑去年首半年至少開展過20多個項目,但公開的項目帳目只有16個,被質疑只公開虧損的項目帳目

財務報表列出16個項目的帳目,皆是於半年內迅速開展,其中至少4個項目由張俊傑名下的公司持有,包括美容項目的瓏門美容有限公司(3月2日成立)、C-BRO玩具項目的C Bro Design Production Limited(2月5日成立)、裝修項目的瓏門裝修有限公司(1月8日成立)、美甲項目的玲瓏創意有限公司(去年12月3日成立)。其他12個項目,在公司註冊處未見張俊傑任董事的公司登記有相關註冊。反而張俊傑去年12月曾成立瓏門水電工程有限公司及瓏門工作室有限公司,兩公司張均全資擁有,不過相關收支未有顯示在報表的項目之中。

除此以外,還有部分開展過的項目未有納入報表,包括瓏瓏Van、新年花飾、情人節朱古力禮盒、紮染服飾等,由於帳目沒有公開,未知相關項目賺或蝕、涉及多少款項,以及如何入帳。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020年1月11日宣傳,供公眾認購新年花飾,價錢由488元至888元。(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020年2月7日宣傳,資源分享中心中有年輕人製作朱古力禮盒、情人節手繩等。(Facebook截圖)

龍門Facebook專頁於2020年1月24日稱,為年青人提供就業機會,包括紮染工藝品製作。(Facebook截圖)

 

 

 

 

 

 

 

 


另外張俊傑曾表示為年青人開辦樹脂粘土班、營銷技巧班,還有裝備年青人「一技之長」的錄音及歌曲混音班、3D數碼雕刻、網上宣傳入門班等,再以時薪60元聘請提供就業機會,相關收支亦未有列於財務報表內。

龍門Faecbook專頁亦宣傳其他項目,包括樹脂粘土班、營銷技巧班、3D數碼雕刻等,但未有將收支列於財務報表。(Facebook截圖)


投訴八:中心帳目混亂

此外,有中心前職員指,中心捐款箱的現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統一收集到張俊傑辦公室,只有4人能參與數額點算,包括張俊傑、中心前董事葉騫婷(上月5日辭任)、張俊傑一名女性朋友和葉騫婷丈夫周振雄一名下屬。根據財務報表,期內中心收入至少達197萬元,年宵(即「和理宵」)收入近208萬元。

另外,張俊傑沒有以獨立戶口處理中心不同業務的款項,反而由數個銀行戶口,包括私人及公司戶口收帳及支帳,被質疑混亂帳目。

傳真社翻查資料,張俊傑2019年底售賣盆菜和糕品的收款和支出均是用龍門餐飲有限公司的戶口,而出售賀年禮盒、「五大手工曲奇」等,市民須入數至龍門餐飲有限公司的銀行戶口,但龍門給曲奇商的支票,卻由鼎盛餐飲有限公司開出。美甲服務項目負責人更表示,美甲項目的盈餘款項,是直接過帳至張俊傑的私人銀行戶口。張俊傑曾在接受訪問時解釋,這是因為他未能以中心名義成功申請到任何銀行戶口。

***

傳真社記者就上述問題,於過去半年曾透過電話、Whatsapp、Facebook、電郵及到冰室接觸張俊傑,向他轉達公眾對資源中心帳目、龍門與富臨關係(見另稿)等質疑,並列出22條問題,向他索取回應及更多資料。不過他以入稟控告前員工誹謗的案件進入司法程序為由,拒絕接受訪問。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