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處聲明遺漏的重要事實

民航處及運輸及房屋局昨晚分別發聲明,回應傳真社有關「評估新空管系統顧問合約沒有公開招標 內部文件證顧問與民航處關係密切」的報道。

新聞稿

民航處及運輸及房屋局昨晚約9時半分別發聲明,回應傳真社有關「評估新空管系統顧問合約沒有公開招標  內部文件證顧問與民航處關係密切」的報道。兩篇聲明承認了NATS(英國國家航空交通服務有限公司)獲得的評估新空管系統的合約是沒有經過公開招標、由單一報價發出。

不過,民航處及運房局的聲明皆強調,委聘NATS的工作不是由民航處、而是由運房局全權負責,以此說明被傳真社證實與NATS 關係密切的民航處在過程中沒有「角色衝突」。不過,傳真社發現民航處在聲明中遺漏了以下的重要事實:

1. 民航處迴避了內部曾在招標前進行分析,就聘用聯合國屬下的國際民航組織(下稱ICAO)抑或航空服務供應商如NATS提供顧問服務作出比較。分析清晰提及,ICAO是非牟利機構,不涉及商業運作和利益,公眾形象相對較中立和客觀;而NATS作為私有化的航空服務供應商,相對而言「在商業利益方面會較為靈活」,在符合政府合約要求上較具彈性。分析又提到NATS過去曾參與民航處合作,又可能為香港機場第三條跑道項目提供顧問服務,可以產生協同效應。

2. 民航處指「NATS不時向不同國家地區推廣不同形式的合作,包括成為策略夥伴…民航處未有與NATS建立策略夥伴」,變相承認了傳真社獲得的2009年內部文件的真實性。該文件顯示NATS曾向民航處建議成為「策略夥伴」、更提到「NATS會為民航處製訂北跑道的復飛程序…NATS被要求控制成本在130萬港元以下」,民航處並沒有否認NATS為民航處製訂北跑道復飛程序,並被要求控制成本在130萬港元,顯示當局並不是第一次要求NATS控制合約作價以符合單一或選擇性招標的程序。

事實上,民航處的聲明提到「招標工作由民航處提供技術方面的資料」、運房局的聲明則指「民航處曾就報價文件所列的服務範圍及技術要求提供專業意見」,究竟民航處為運房局提供了甚麼意見,當中是否包括推薦NATS及建議以單一招標形式,外界至今仍然不得而知。

值得留意的是,傳真社報道民航處曾向採購部門解釋「要求顧問須在港設有常駐代表」、「NATS曾參與2008年的《空域及跑道容量研究》及三跑其他項目」,「要在兩個月完成聘任,NATS是唯一可以符合所有要求的機構」、「預算在140萬港元以下」,與運房局聲明中解釋單一報價委聘NATS的原因完全吻合,亦令該項委聘能符合政府採購程序的要求。究竟這是多方面的巧合,抑或運房局與民航處一早就委聘NATS有所溝通,民航處在「服務範圍及技術要求提供專業意見」?

傳真社要求運房局公開更多事實釋公眾疑慮

就此,傳真社昨晚向運房局發出查詢,要求對方在今日下午兩點前回應:民航處曾否向局方推薦或建議委聘NATS為顧問、民航處曾否與局方商討以單一招標方式委聘顧問或NATS、民航處曾否就委聘顧問或NATS向局方提供考慮因素?運房局未有回應。

民航處至今仍與NATS有頻繁業務往來

民航處與獨立顧問NATS關係密切是處方及運房局皆無可否認的事實,根據傳真社掌握的資料及文件顯示,民航處於去年9月初及12月底,至少兩次邀請NATS參與選擇性招標(selective tender),分別為「監管無人駕駛飛機(無人機)系統提供顧問服務」(Provision of Consultancy Services for Study on the Regulation of Unmanned Aircraft Systems in Hong Kong)及為「空中交通管制塔的設計和建築提供內部培訓」(Provision of In-ouse Training Service on Air Traffic Control Tower Design and Constuction)。

由2009年至今的文件都顯示,民航處是NATS的重要商業客戶,與民航處內部曾指NATS「過去曾與民航處合作」、「未來可能為第三條跑道提供顧問服務」,委聘NATS為顧問「在商業利益方面會較為靈活」的說法不謀而合。

NATS是否真正能提供客觀、專業、中立的意見 絕對猶關全球旅客的公眾利益

傳真社必須強調,新空管系統自去年11月啟用以來,多次遭傳媒揭發出現「死機」、「鬼機」、「航機消失」等事故,令公眾憂慮新空管系統是否能安全運作,當局因此至少9次發聲明,並引述NATS的「獨立意見」引證新空管系統運作暢順及安全。因此,NATS作為評估新空管系統的「獨立顧問」是否真正能提供客觀、專業、中立的意見,絕對猶關香港人的公眾利益,絕非當局一句「過程符合政府既定採購程序」就能釋除公眾疑慮。

全球眾多航空安全機構可供選擇

正如民航處曾內部進行分析,委聘獨立調查機構如聯合國屬下的國際民航組織(ICAO)的好處,正正包括「中立和客觀」、「沒有商業利益衝突」。事實上,世界各地芸芸眾多調查機構,包括歐洲航空安全組織(EUROCONTROL)以及國際民航組織,均屬國際性、不涉及任何商業利益獨立機構;其他商營航空服務供應商,如加拿大的NAV CANADA、澳洲的Airservices Australia、新西蘭的Airways亦有提供獨立顧問服務。但當局決定單一委聘與民航處存在密切商業合作的NATS作為獨立顧問,外界無從得知這決定是基於商業還是公眾利益的考慮。

NATS並非監管航空安全的法定機構

民航處強調NATS是「英國主要的空中導航服務機構,為英國十多個機場提供空管服務」。事實上NATS在2001年進行私有化,51%股權由私人及航空公司持有,其角色定位亦因此與民航處不同,並不是監管航空安全的法定機構。英國的民用航空管理局(CAA)及歐洲航空安全局(EASA),才是真正執行法規、監察航空安全的機構。

NATS在過去提供空管服務的表現也並非全無爭議,最嚴重的要數在2014年12月中,由NATS營運的Swanwick斯旺威克空管中心電腦出現故障,造成至少10個英國機場癱瘓,逾10萬名旅客受影響,英國運輸大臣曾批評究事件「不可接受」。英國當局其後就事件進行獨立調查,指空管中心的航班數據處理器及後備處理器同時出現故障。NATS再被揭發在事件後逾一年,仍未有確切執行當局的改善建議。在2013年12月,Swanwick斯旺威克空管中心也因通訊系統出現故障,導致多班航機延誤或取消。

民航處於去年9月初邀請NATS參與選擇性招標(selective tender),為「監管無人駕駛飛機(無人機)系統提供顧問服務」


民航處聲明全文 

運房局聲明全文

相關報道